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乐园

看天下、读美文、赏经典、知春秋、乐山水

 
 
 

日志

 
 

刚刚,央行再度出手楼市,后面还有大杀器!  

2017-03-23 23:14:12|  分类: 金融及股票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03月22日 23:30:07 ipo观察

版权信息|本文为暴哥原创,原载于暴财经(ID:icaijing123),转载附带二维码视为自动授权

最近的楼市,用屋楼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顶头风来形容真的再恰当不过了。

短期之内,中央高举高打频频发声给楼市降火定调;地方雷厉风行连番出手限购限贷;央行顺水推舟趁美元加息之机,提高市场利率,精准靶向楼市。就在大家目不暇接,犹犹豫豫之际,央行又出重拳!

据财新网消息,近日央行加急下发《做好信贷政策工作的意见》一文,其中对于房贷政策,文件明确要求: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要加强对商业银行窗口指导,督促其优化信贷结构,合理控制房贷比和增速。

具体内容包括,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要将住房信贷政策作为调控房地产一揽子政策的组成部分,合理搭配使用最低首付比例、贷款利率优惠幅度和最长贷跨年限等住房信贷政策,严格按照相关程序及时对辖区内住房信贷政策做出适度调整。

其次,加强对商业银行的窗口指导,敦促其优化信贷结构、合理控制房贷比重和增速,做好房贷资源投放的区域分布,支持三四线城市去库存,有效防控信贷风险,积极会同当地银监部门,将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严格落实。

此外,还要加大对首付资金来源和收入证明真实性审核。

央行五百里加急发文主要的意图有二:

第一,尽管央行在不同场合三令五申要控制房贷的过快发展,主要以房贷占新增贷款比重以及房贷增速为重点监测对象,但是从2017年前两个月的房贷占比数据以及3月上旬楼市的局面看,房贷的发展速度可能有些出乎央行的意料以外。所以为了进一步明确控制房贷发展速度的基本意图,防止房贷增速进一步“超于预期”,央行赶紧"硬"刹车,通过文件明确房贷的硬性约束!

房贷的发放作为一个由商业银行主导的放贷行为,实际上是可以量化的,也就是可以通过设定贷款总量上限的方式进行约束。在央行的下发文件中我们并没有看到具体的控制指标,但是根据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引述媒体报道,房贷占比的控制标准似乎是存在的。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引述媒体报道,称一位央行官员说新增贷款占比要从45%下降到30%。

第二,对一二线和部分三线热点城市来说,尽管地方已经把买房的门槛提高到长城级别,但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不少“聪明人“想出了搭桥过河的办法,通过各种方式找到有买房资格的人,以垫付资金,协议买房来继续从事买房大梦!所以央行进一步明确核查首付资金来源和收入真实性就意在堵住这部分非理性需求。

央行的两大意图简而言之就是:不给投机者和部分投资者,任何多买房的钱和机会!

另外,从央行的表述中可以发现,还有支持三四线城市去库存的表述,这说明决策层并没有彻底冰封楼市,只是留给从来不曾火热起来的地方以机会。

未来,我们可以很清晰的发现,楼市的走向会是投机者们想去的地方去不了,不想去的地方当然还是不想去,所以楼市将再人“和”地“利”作用下,从暖冬走向严冬!房价离下跌真的不远了!

M2即将风光不再!

暴哥此前撰文曾提到,本次房价上涨并不是因为有效需求推动,而是一种货币现象。直观上,大家觉得M2占GDP比重过高,或者说M2增速较GDP快是造成这种货币现象,或者说房价高企的重要原因。

不过,暴哥可以告诉大家,M2占GDP比重过高的情况很可能即将发生改变!暴哥的原因有三:

第一、政府工作报告把2017年M2的目标定位在12%,低于2016年13%的目标;同时从去年5月份开始,M2的实际增速就一直低于预期,最近稳定在11.3%左右,所以尽管2017年目标为12%,但实际情况可能好药低一些;

第二,股市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比例提高(此前暴哥多次提到,这里不再赘述了);

关键是第三点,就是我国的货币政策框架将会出现重大变化!

据3月20日,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指出,我国正处于数量型向价格型货币政策框架转变的关键时期。他的这一观点通过央行工作论文《中国稳健货币政策的实践经验与货币政策理论的国际前沿》向外公开。

什么是数量型工具?就是控制货币供应量,比如M2;而价格型工具指的是利率工具。

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变化来看,随着经济的增长都会把货币政策从数量型为主转变到价格型为主。以美国为例,我们现在总关注的加息,其实就是表明美国的货币政策是以联邦基准利率为主的价格型货币政策。

为什么不再用数量性的货币工具而全面导向价格型的货币政策呢?还是以美国为例,暴哥在这里讲一个段子。

在魔法师格林斯潘之前,保罗沃尔克被公认为美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的伟大是因为他成功击退了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的一次恶性通胀。保罗沃尔克成功赢得通胀战役的过程其实一波三折。

最开始的时候,他接受了芝加哥学派,货币主义大拿弗里德曼的建议,主张以控制货币供应量来控制通胀,然而没多久保罗沃尔克就放弃了。放弃的原因很简单,从央行的角度采取控制货币供应的政策后,通胀在短期内之内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抑制,鉴于通胀的紧迫局面,保罗沃尔克不得不迅速转向,通过不断的提高联邦利率来打压通胀,最后结果,保罗沃尔克成功了。

正式因为保罗沃尔克的成功,80年代美联储一举确立了价格型货币工具为核心的货币政策。

现在看来,数量型货币工具不合时宜的原因是:

1、当一国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的规模,经济的复杂程度是无法的想象的,很难通过控制货币的供给来解决经济问题,且央行也难以测度经济的发展究竟需要多少货币。一旦货币超发很容易引起通胀或者金融资产价格走高。

2、经济的发展和M2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敏感。换言之,通过M2来解释经济越来越不管用。

3、价格型工具可以从价格层面,提高资金成本的角度着手兼而起到数量型工具的作用。

现在我们中国其实就处于类似于美国80年代保罗沃尔克的阶段,处于一个从数量型到价格型工具转型的拐点。转型的原因基本上就是暴哥提到的三点,只不过不是因为通胀问题,而是因为资产价格不断走高和经济发展不匹配的问题。

实际上,从2012年左右央行就一直在积极的准备货币政策转向,主要是通过建立利率走廊的形式,比如从2013年以来接连推出了涵盖从隔夜到5年的各种新型价格型货币工具,从短期的SLF、SLO、OMO、TLF,到中期的MLF,再到中长期的PSL。

根据央行马骏的研究,对我国而言,建立利率走廊机制需分“三步走”:一,在一个隐含的政策利率周围建立一个事实上的利率走廊,但未必要宣布隐含的政策利率。二,继续收窄事实上的利率走廊。三,宣布取消基准存款利率,建立盯住政策利率和参考货币供应量的新政策框架。

2015年,央行宣布今后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加上目前覆盖各周期的价格型货币工具,我国已经完全具备了进入第三个阶段,即新型货币框架的条件。

暴哥铺垫了这么多,其实有想说,当我国货币政策完成转变之后,主要的影响有两点:第一,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M2占GDP的比值会有回落,M2的增速也会降低;第二,此前央行跟随美元加息的时候说只是提高市场利率,不算加息,那么未来提高市场利率和加息可以说是一回事。

无论是货币供应规模,即M2降低还是市场利率的提高,对于楼市的影响都是负面的,而且是长期的!

值班编辑:黄  稀投诉反馈:1736346798@qq.com?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