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乐园

看天下、读美文、赏经典、知春秋、乐山水

 
 
 

日志

 
 

掌管200亿社保基金的人看牛市:赚确定性的钱  

2015-07-17 07:16:12|  分类: 金融及股票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05-21 02:44:05 来源: 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上海)

1998年从业以来,冀洪涛已看过太多A股的悲欢离合场景,见证过太多资本市场讲故事后泡沫破灭的历史,太多辉煌最后都是摧枯拉朽般破灭,“假如再有一次类似‘5·19’那样的科技股泡沫,经历过的人就会有切身体验,别人怎么讲故事都会很谨慎”。

因此,掌管200亿元社保基金的他,把风险控制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并且对业绩稳定性要求严格,“不能今年第一,明年倒数第一”,为了做到不赔钱,冀洪涛努力把能够赚钱的品种做成确定性

他坐在你面前,娓娓道来,风趣幽默,能把投资逻辑谈论得跌宕生姿,能把复杂的道理描绘得妙趣横生,能把波谲云诡的投资故事,讲得举重若轻,但又总直指核心,一语惊醒梦中人。一杯清茶,些许投资故事,皆付笑谈中。

浸淫市场17年,但尚不足40岁的他,已经是投资圈老人了,说起某某新兴产业投资经理,“我觉得现在的新人都很能干,虽然我不一定完全认同,但我要知道他们如何赚钱及投资的新逻辑,在投资行业中学习能力更重要。”

掌舵超过200亿社保目前最大权益投资组合的他,努力寻求赚确定性的钱,把自己定位于“价值投资中的成长派,成长投资中的保守派,保守投资中的学习派。”尽管给社保年赚几十亿元,但在他看来,基金经理就是专业工种,没什么可牛的。拿得起,也放得下。

“挺开心的”这几个字,在采访中他说了很多次,这是投资带给他的;而投资吸引他的,是热爱。他就是鹏华基金总裁助理、机构投资部总经理冀洪涛。

风险控制永远放在第一位

在冀洪涛看来,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要符合客户的理财需求,最多是因为你跑不赢别人才下岗,不能因为赔钱下岗,跑得慢没关系,但是不能赔钱。

不能赔钱,是冀洪涛的首要信条。“我从来不是跟别人比收益率,我只比能否赚到,因为你也看着(这股)好,但是你不一定能赚到,我敢拿,我就相信一定能赚到。”

掌管200亿元社保基金的他,对风险控制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并且对业绩稳定性要求严格,“不能今年第一,明年倒数第一”,为了做到不赔钱,冀洪涛努力把能够赚钱的品种做成确定性,他将自己的投资风格归纳为“价值投资中的成长派,成长投资中的保守派,保守投资中的学习派。”简单明了的几句话,对自己的投资理念和投资体系精准概括,以至于在参与几大保险机构招标时讲出来,大家听了马上就明白了。

在他的选择组合中,大部分都是估值较低,有相当安全边际的成长股,在考察一个企业时,尽管也会参与博弈,但是更偏重成长,“在成长中属于比较保守的,保守中又是讲求学习的。为什么?我不是只买低价股和传统周期股,我也买TMT,只不过是在TMT中买估值便宜的而已,因为企业确实成长空间大,有梦想很重要,很多人都希望‘万一实现了呢’,但成熟的机构投资者也要想到万一没实现呢,所以你的对策很重要。”

对于选股标准,冀洪涛认为第一要有成长预期,第二安全边际要足够大,有这两点就足够了。在构建投资组合时,就像构建团队一样,同样是优胜劣汰的过程,重仓股是慢慢形成的,原来第一重仓股可能是某品种,但是过两天发现第二个品种超过了第一的占比,就会思考为什么这个公司比那个公司涨得快,买多的反而跌了就要反思,整个重仓股的构建是动态的过程。

核心持仓构建完毕后很少变动,即使看好的标的遭遇黑天鹅事件事件,只要买入逻辑还在,不仅不会卖出,反而会在底部加仓,这也是他管理的组合盈利最大的原因,“有时候适当的逆向是有好处的,不走寻常路,我不太喜欢跟大家聚堆”。

最近两年的新兴成长股疯长行情,主要由年轻基金经理挖掘推动的,冀洪涛感慨“新人太厉害了,你不能说他们没理念,讲出来逻辑都对”,但他认为自己和年轻基金经理的最大差别,是在自己懂的领域下重手,比如买一个ATM机板块的公司,如果可以用既有估值讲故事,正好也插上了新方向的翅膀,老树开新花,而不仅仅是故事类投资,“一旦选中,就敢重仓,看好的话,就做到前十大流通股东”。

冀洪涛介绍说,他的投资理念和从业经历有关,1998年从业以来,看过太多A股的悲欢离合场景,见证过太多资本市场讲故事后泡沫破灭的历史,太多辉煌最后都是摧枯拉朽般破灭,“假如再有一次类似‘5·19’那样的科技股泡沫,经历过的人就会有切身体验,别人怎么讲故事都会很谨慎”。另外,也和管理资金的规模和性质有关,因为社保规模很大,如果去参与主题,一旦手脚慢了就会变成给别人抬轿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更喜欢“原创”的股票。

对于当前市场上大幅上涨的新兴成长股,冀洪涛认为有其合理性,“毕竟这是新市场上的新故事,我可以不参与,但是不能否定它。”在他看来,市场长期是理性有效的,只有当一件事情变成标志性事情的时候,大家就会突然冷静下来。例如有的新股上市时,受到市场热炒,击鼓传花,最后大大超过了龙头公司的估值,大家就会感觉不对劲儿了。不过,冀洪涛认为,击鼓传花的棒子很难传到他手里,“因为我不想赚这种钱,不是没有诱惑,只是见的风雨较多,比较淡定,但是新人可能比较积极一些、勇敢一些。”

尽管不会接击鼓传花的棒子,但是对于新事物还是要积极学习的,“我不拒绝这些机会,但是没研究清楚不买,但是像特斯拉带来的机会、汉能带来的机会,我需要学习,我赚不到这些钱,但是我得知道你是怎么赚的。”冀洪涛笑着说。

看重价值成长

在冀洪涛看来,今年的市场投资,更看重新的方向,但不一定是市场追涨的互联网。

首先是大消费方向,食品饮料和医药依然是2015年值得重视的板块,因为板块增长的大逻辑和大背景没有变,变化的只是机构间的博弈,以及公司成长速度从高速成长进入平稳增长的变化。“这两个行业依然会有牛股出现,会让投资者赚到稳定增长的钱,我们对传统的食品、家电和医药领域还会重仓持有。从博弈的角度来看,去年这些板块涨幅都是倒数。中国A股市场有板块轮动和周期性,未来这些板块仍存在机会。”

除了大消费以外,冀洪涛认为新文化新传媒等板块也值得关注,“虽然目前我们持有的相关股票是板块中弹性比较小的公司,但回溯下其绝对回报还是很可观的。这些方向也是值得关注的,新文化领域比如电影、教育等公司还是有机会。”

对于如火如荼的互联网浪潮,冀洪涛认为互联网作为提高效率的工具,可以颠覆一种商业模式,但无法颠覆行业和品牌,从目前情况看,互联网塑造品牌并不见得比线下塑造品牌的成本低,而消费品投资最主要还是看品牌,例如十大白酒,或许有偶发因素导致阶段经营不善,但因为有品牌存在,经历波折后依然会恢复,公司改制等因素只是催化剂,品牌会保证较高的安全边际。

冀洪涛说自己的投资风格是价值偏成长,买入大盘股的逻辑是它们很便宜,尤其重视价值股中成长性最好的,对于市场上的新方向,理解思路依然是新兴消费,有些公司即使业绩出现下滑,依然敢于买入,买入逻辑不是关注静态估值,而是公司拐点来了。“如果我们认为标的有足够的安全边际,从博弈论的角度看,也没有机构空方的对手,这样的标的对组合就会有突出的业绩贡献,市场对上市公司类似经营决策的判断不同,是因为对公司管理层的认可程度不同,而超额收益的来源正在于对于价值的认识程度、来自市场的分歧。”

在冀洪涛看来,对于投资来说,一旦讲业绩的时候,有的公司就回归到另一个板块了,变成了“价值成长型选手”;而当讲业绩不被人关心的时候,有的公司就变成了“成长价值型”而狂涨,然后才能回归。就两者而言,市场对其的逻辑认识路径不一样。因为A股市场博弈因素更大,中国投资者看重不能被证伪的想象,一旦业绩被证实了,大家就会认为已经成熟了。另外,一些公司在做业绩对赌的时候成功了,也有很多是失败的,只是失败的一般不说而已。

对于最近两三年来的新兴产业概念股浪潮,冀洪涛坦诚要适应变化,增加自己的判断能力,在不了解“好像质量一般的电视剧都要卖300万元一集”之后,会马上跟进学习。为了更好地融入新兴事物中去,冀洪涛下载了投资公司的APP,长期订阅了重仓股上市公司的内部刊物,从细节中深入了解,他认为未来永远有新变化,但市场长期看永远是有效的,老兵虽然比较慢,但首先必须不能被淘汰,其次是坚持自己的理念,“如果没有被别人充分发现,对我来讲仍然有机会,看好的就不放过。”

冀洪涛说他非常佩服做VC(风险投资)的人,因为VC需要更长远的眼光,在他看来,在资本市场中,敢做股权投资的才是真正的高手,“因为他们投的钱回报周期很长,也有可能拿不回来。最近我也在用投行的眼光,为二级市场选择标的,资产管理行业发展空间巨大,二级市场投资只是其中的一个小类别,管理人要充分学习和准备着,满足客户多元化的资产配置需求。”

对于单只组合规模超两百亿元的基金管理人,冀洪涛认为最重要的是带来长期稳定的回报,而不是以追求10倍股为目标,否则风险就会暴露得非常大,“如果每年能赚30%,复利简直太可怕了,这也是我们追求的长期目标。单个品种如果买入的数量很少,即使涨了几倍,对总净值也没有太大意义。”

“爱”的分量

在记者采访中,“挺开心的”这几个字冀洪涛说了很多次,不管是抢眼的投资业绩,还是他管理的投资团队,还有他自己的投资生涯,而其背后或许只有一个字——“爱”,投资,也因爱而来,还有他的妻子,也赋予了爱的含义。

在东北财经大学读书时,冀洪涛是第一届证券分析专业学生,由于当时传统的计划统计专业招不到学生了,新设了证券分析专业。冀洪涛笑着说道,当时自己挺欣赏“证券”这俩字的,懵懵懂懂进入这个行业,毕业之后顺理成章地进入证券公司工作,然后又进入了基金业,2005年的时候成为中国第一个资源型基金的基金经理,“没有别的选择,现在想起来还是挺幸运的。”

同班同学的太太,毕业后进了大鹏证券,彼时大鹏证券如日中天,为了太太,2002年已经硕士毕业的他,毅然放弃了在大连证券的职位,在爱情的感召之下,奔赴南国深圳,尽管到深圳后只是普通的员工,依然觉得很好。回忆起自己当时的抉择,冀洪涛很兴奋地夸自己当时的选择对路。

除了爱情的召唤,还有对投资的真心热爱。在他看来,投资给了他很多东西,研究一点都不寂寞、枯燥,只是压力大而已,而如果投资不做研究,那就是火中取栗,就是赌博了。“对行业的研究和判断,今天对这个行业有用,明天这个行业发生巨大的变化,出现一个新龙头,你原来的行业研究就没用了吗?当然有用!用同样的逻辑和框架可以分析新的龙头。”

对于投资来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冀洪涛表示同赚钱的结果相比,他更喜欢过程。在他看来,赚钱的过程更美好。在鹏华基金管理社保的大型基金,收获更多的是对投资理念的升华,以及对整个大规模资产的驾驭能力。

让他刻骨铭心的,是在刚入行时的一次债券交易。当时在交易所用信用抵押融资交易,炒国债一天赚个块儿八毛的,感觉很好玩。1999年有一次降息前夜,因为个别机构调仓导致债券快速下跌,差点爆仓,有一定的浮亏。正当他感到有点不知所措时,当时老板很平静地对冀洪涛说“平了吧,责任我负”。老板的这句话,让冀洪涛紧张的心,顷刻平复下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冀洪涛到现在还表示,这是自己投资生涯中一件难忘的事件,“年轻的时候有这样的老板,你觉得开心死了,有一种你这辈子生命都可以给他的感觉。”冀洪涛表示,“这起事件对自己后边的投资和生活很有用,处变不惊,对一件事情看得也更远一些、更稳定一些,不是特别容易激动或者容易浮躁,现在永远不怕事情,无论遭遇什么黑天鹅,投资对策更重要。”

在冀洪涛看来,作为机构投资者,能够得到来自做实业的上市公司的尊重,是最令人自豪的。作为机构投资者,如果只是炒来炒去来赚钱,可能会获得短期的快感,但偏离了投资的本质,如果投资方式是稳定的,找到值得投资的项目、买入、持有、不断沟通、互相学习、给公司提出发展建议等,最终会赢得公司更多的尊重。

让冀洪涛开心的是,这么多年,没有一年离开过资本市场和投资。“我是一个投资的专业人员,是技术工种,不能放弃基金经理的一线工作,通过研究和很多企业的交流,在投资中能够获得荣誉感。投资理念被市场认同就很开心,给客户赚钱的感觉也很开心。”

冀洪涛无数次地说“开心”,这也许就是其对投资的最好注解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