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乐园

看天下、读美文、赏经典、知春秋、乐山水

 
 
 

日志

 
 

张大千 红荷  

2015-04-14 22:28:09|  分类: 古玩字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xiaolin《张大千 红荷》


张大千 红荷 - xiaolin - 峨山居新增代書畫高仿真藝術品张大千 红荷
尺寸:縱88CM 176CM  
紙本 設色镜片
定價:6000元
簡介:大千畫派是中國綜合性繪畫流派之壹。由張善子、張大千昆仲共同創建。在二十世紀20年代,張善子、張大千在上海西門路西成裏“大風堂”開堂收徒,傳道授藝,所有弟子們皆被稱爲“大風堂門人”。它是壹個有別于“長安畫派”、“海上畫派”、“京津畫派”等唯壹不墨潑彩等畫法,大風堂畫派的畫風都呈現出百花齊放的景象,是壹支生生不息、代代傳承的中國畫畫派。事後,張大千十分佩服楊宛君處變不驚、有勇有謀的膽量。  在20世紀的中國畫家中,張大千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畫意境清麗雅逸。”他才力、學養過人,于山水、人物、花卉、仕女、翎毛無所不擅,特別是在山水畫方面具有特殊的貢獻:他和當時許多畫家擔負起對清初盛行的正統派複興的責任,也就是繼承了唐、宋、元畫家的傳統,使得自乾隆之後衰弱的正統派得到中興。
   和許多畫家壹樣,張大千也同樣經曆了描摹之路。在近代像大千那樣廣泛吸收古人營養的畫家是爲數不多的,他師古人、師近人、師萬物、師造化,才能達到“師心爲的“的境界。他師古而不擬古,在繼承傳統文化的同時,他還想到了創新,最後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發展了潑墨,創造了潑彩、潑彩墨藝術,同時還改進了國畫宣紙的質地,然而思想的先行者往往是孤獨的,在他五言絕句《荷塘》有“先生歸去後,誰坐此船來”之句,似乎暗示著後來者繼續他的道路。   1918年來到上海後,他與兄長坐海輪東赴日本留學,學習繪畫與染織技術,不久回國。

1920年他在上海拜曾熙爲老師學習書法,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曾熙爲他改名張猨。後經曾熙引見,又拜臨川李瑞清爲師研習書法。在上海甯波同鄉會館,他舉辦了首次個人畫展,百幅作品全部售完,自此以賣畫爲生。

那時的張大千在上海藝術界壹鳴驚人。但是那個年月兵荒馬亂,未婚妻的退婚,使得大千的心情感到無比的郁悶,他似乎看破了世俗,再加上對佛學的鍾愛,頓有出世之心,于是決定在當時的松江縣禅定寺出家爲僧,法號大千,張大千之名由此而來。和百日師爺壹樣,過了壹百多天,他便還了俗。
   張大千的繪畫風格,經曆“師古”、“師自然”、“師心”的三階段:40歲前“以古人爲師”,40歲至60歲之間以自然爲師,60歲後以心爲師。早年遍臨古代大師名迹,從石濤、八大山人到徐渭、郭淳以至宋元諸家乃至敦煌壁畫。60歲後在傳統筆墨基礎上,受西方現代繪畫抽象表現主義的啓發,獨創潑彩畫法。
   他曾用大量的時間和心血臨摹古人名作,特別是他臨仿石濤和八大山人的作品更是惟妙惟肖,幾近亂真,也由此邁出了他繪畫的第壹步。他從清代石濤起筆,到八大山人,陳洪绶、徐渭等,進而廣涉明清諸大家,再到宋元,最後上溯到隋唐。他把曆代有代表性的畫家壹壹挑出,由近到遠,潛心研究。然而他對這些並不滿足,又向石窟藝術和民間藝術學習,尤其是敦煌面壁三年,臨摹了曆代壁畫,成就輝煌。這些壁畫以時間跨度論,曆經北魏、西魏、隋、唐、五代等朝代。比如多年前香港市場中曾出現壹件署名爲元四大家之壹的古畫,便是張大千“仿古作”,拍出接近200萬元的高價。  爲了考驗自己的僞古作品能否達到亂真的程度,他請黃賓虹、張蔥玉、羅振玉、吳湖帆、溥儒、陳半丁、葉恭綽等鑒賞名家及世界各國著名博物館專家們的鑒定,並留下了許許多多趣聞轶事。張大千許多僞作的藝術價值及在中國美術史上的地位較之古代名家的真品已有過之而無不及。現世界上許多博物館都藏有他的僞作,如華盛頓佛利爾美術館收藏有他的《來人吳中三隱》,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有他的《石濤山水》和《梅清山水》,倫敦大英博物館收藏有他的《巨然茂林疊章圖》等等。
    大千在學習石濤的同時,也深得古人思想精髓,並能身體力行。張大千說:“古人所謂‘讀萬卷書,行萬裏路’,這是什麽意思呢?因爲見聞廣博,要從實際觀察得來,不只單靠書本,兩者要相輔而行的。名山大川,熟于胸中,胸中有了丘壑,下筆自然有所依據,要經曆的多才有所獲。山川如此,其他花卉、人物、禽獸都是壹樣的。”他又說:“多看名山巨川、世事萬物,以明白物理,體會物情,了解物態。”他平生廣遊海內外名山大川,無論是遼闊的中原、秀麗的江南,還是荒莽的塞外、迷蒙的關外,無不留下他的足迹。他在壹首詩中寫道:“老夫足迹半天下,北遊溟渤西西夏。
在大千遊曆過的名山大川中,他始終把黃山推爲第壹,曾三次登臨。大千之所以偏愛黃山,主要來自于石濤的影響,黃山既爲石濤之師,又爲石濤之友。大千說“黃山風景,移步換形,變化很多。別的名山都只有四五景可取,黃山前後數百裏方圓,無壹不佳。但黃山之險,亦非它處可及,壹失足就有粉身碎骨的可能。”大千在50歲之前遍遊祖國名山大川,50歲之後更是周遊歐美各洲,這是前代畫家所無從經曆的境界。張大千先後在香港、印度、阿根廷、巴西、美國等地居住,並遊遍歐洲、北美、南美、日本,朝鮮、東南亞等地的名勝古迹。所到之處,他都寫了大量的紀遊詩和寫生稿,積累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素材,同時爲他日後藝術的創新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讀書對畫家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與其他成功的畫家壹樣,大千也是壹個用功甚苦,讀書淵博的畫家。他平時教導後輩:“作畫如欲脫俗氣、洗浮氣、除匠氣,第—是讀書、第二是多讀書,第三是須有系統、有選擇地讀書。”畫畫和讀書都是大千的日常生活。過去是如此,借居網獅園後更是這樣,朝夕誦讀,手不釋卷。

在外出旅途的車中船上,大千也都潛心閱讀。壹次,大千從成都到重慶,友人托他帶壹本費密的《荒書》。

到家後,大千即把路上看完的《荒書》內容、作者的見解、生平以及這位明末清初的四川學者和石濤的關系,如數家珍地娓娓道來,實在令人驚訝。因爲這是壹本藝術之外的學術著作。讀書的習慣壹直伴隨到大千晚年。

他常說,有些畫家舍本逐末,只是追求技巧,不知道多讀書才是根本的變化氣質之道。

大千讀書涉獵很廣,經史、子、集無所不包,並不只限于畫譜、畫論壹類的書。被稱爲“五百年來壹大千”的張大千,其花卉畫中以荷花居多,作品不斷推陳出新,形成了馳名中外的“大千荷”。
張大千先生晚年畫荷作品,其畫筆大多是沒骨、寫意或潑墨潑彩,格新韻古,且依舊是恪守他壹以貫之的強調物理、物情、物態。此外,張大千先生在操持畫筆之際,始終特別注意繪畫與書法之間的關系,提出畫荷需用正、草、篆、隸四種書法技巧。畫荷花的幹,用篆書;葉,是隸書;瓣,則是楷書。

大千觀察細致入微,他筆下的荷花形態各異,或正、倚、俯、仰,或靜、動、離、合,或大、小、殘、雅,在風、晴、雨、露中展現各種姿態,可謂“映日荷花別樣紅”,“風吹荷葉十八變”,讓人賞心悅目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